温香软玉未删减版阅读 温香软玉未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温香软玉txt

摘要:

阮家被陷害一朝家破人亡,只余阮瑜一介孤女,被自小定了亲事的宋家接到蜀中。

阮家被陷害一朝家破人亡,只余阮瑜一介孤女,被自小定了亲事的宋家接到蜀中阮瑜生的好看,性子也软,说话时嗓音甜糯糯的,特别讨宋老夫人的喜爱,把她当做亲孙女儿宠着。宋家小霸王宋河是蜀中出了名的纨绔,溜猫逗狗不着家,最讨厌娇滴滴的小姑娘。阮瑜第一次见到宋河时,他威胁她:“你若敢嫁我,我就让你哭。”后来,宋河抱住红了眼的她,温柔以待:“我把命都给你,你别哭好不好?”

【貌美娇软甜女主×看似纨绔不着调其实炸毛纯情小二哈男主】这是一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故事,我生性放荡不羁,却愿意为你深陷泥潭。

温香软玉未删减版大结局: 阮瑜坐在梳妆台前, 看着铜镜当中倒映的身影,怔怔出神。女子穿着大红色的嫁衣,嫁衣上的鸳鸯戏水绣的栩栩如生,瞧着竟像是活过来了似的。她伸手拂过鸳鸯的眉眼, 呐呐问向正在替她梳头的人:“嫂嫂,我果真要出嫁了?”

苏绮云见她这般呆滞,禁不住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抿唇笑道:“你呀,难不成是高兴的都糊涂了不成?今日就是你大喜的日子呀,你身上这件嫁衣,还是我同你一起缝制的呢。”

经苏绮云提点, 阮瑜这才想起来了,是啊, 这件嫁衣她们准备了一个多月,这上头的一针一线, 都是她仔仔细细用心绣的,为的就是今日穿着这件嫁衣嫁给宋河。

温香软玉未删减版阅读 温香软玉未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温香软玉txt

今日就是正月初八了啊。

阿襄作为陪嫁丫鬟,今日也穿着喜庆的衣裳,听了阮瑜的话, 凑过来说道:“小姐这是高兴过头了,都忘了今儿是什么日子了呢。”

恰是这时,外头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苏绮云赶紧说道:“呀,瞧着时候差不多了,再过会儿迎亲队伍就要来了,我赶紧给你把头梳好要紧。”

其实一般人家出嫁时都会找来成亲之后日子过得最幸福顺遂的妇人来给新人梳头,可是阮瑜却叫来苏绮云,她是不大信那些的,可是她觉着,若是她哥哥还在世的话,苏绮云也会幸福顺遂,她的家人都没了,只剩下这么一个嫂嫂,她便找来了苏绮云给她梳头。

宋河就更不是那种拘于小节的人,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苏绮云的动作稍微快了一些,手中拿着梳子,梳一下便念着:“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注1”

连梳了好几下之后,苏绮云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她吸了吸鼻子,笑着说道:“阿瑜,见到你如今这样,父亲、母亲还有相公,也就安心了。”

“嫂嫂……”阮瑜转过身,拉住苏绮云的手。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然等会儿该误了吉时了。”苏绮云擦擦眼角的水润,接过阿襄递过来的红盖头,盖在了阮瑜的头上。

接亲的队伍已经到了,阮瑜由苏绮云和阿襄搀扶着走了出来。

宋河骑在高头大马上,早已经等急了。他见阮瑜穿着大红嫁衣走了出来,眼神便如同狗皮膏药一般黏了上去,怎么都移不开了。只可惜盖了红盖头,他看不清如今阮瑜的模样……否则……

宋河心中一阵悸动,他弯了弯身子,想要从下而上看一看阮瑜如今的模样,却还是没能成功,倒是引来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嬉笑:“快瞧啊!新郎官已经等不及要看新娘子了!”

若是换了旁人,只怕要羞死了,可偏偏宋河却不觉得丢人,看着那些人直言道:“那是自然,我媳妇儿,我当然想要赶紧看看了!”

宋河的话传到了阮瑜的耳中,阮瑜霎时羞红了脸,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红色绣花鞋。宋河这人,果然还是同从前一样,什么话都敢说,也不知羞。

阿襄笑出来:“小姐,宋少爷……不,姑爷的眼睛就跟长在小姐身上了似的,总也移不开呢。恐怕是知道小姐穿上这身嫁衣有多好看,已经等不及想要看看了。”

“阿襄……你也笑话我……”阮瑜咬唇,急急说道。又怕被人听见她们二人的对话,故而说话的声音是极小的。

“阿襄哪儿敢呀。”阿襄摇摇头赶紧搀扶着阮瑜进了大红轿子,直到落了帘子,宋河这才将目光移开。他牵起马绳,掉了个头之后,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宋家在蜀中,而阮瑜与宋河的婚礼是在扬州进行,所以阮瑜是在阮府出嫁,迎亲的队伍绕着通和坊一周之后,再次回到阮府,宋河的爹娘已经在府中等候了。

一路上,看热闹的人手中都拿着鲜花,往篓子里扔进去。一朵鲜花代表一份幸福,这也是扬州出嫁时的习俗。像阮瑜这样篓子里扔的满满当当的,还是第一次。

大家感念了阮崇明的好,都祝福阮瑜,更有年纪大一些人直接嘱咐宋河:“新郎官,你娶得可是咱们通和坊活神仙的闺女啊,阮姑娘嫁进了你们家,你可一定要对她好啊!”

宋河大喇喇应下来:“娶媳妇不就是用来疼的?若我不对她好还娶她做什么?”

绕了一圈过后,迎亲的队伍终于再次来到了阮瑜,轿子落地。宋河从马上跳了下来,掀开帘子,伸手握住阮瑜叠放在胸前的手,声音别样的温柔:“小鱼儿,我们到了。”

分明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却叫阮瑜的心砰砰跳的厉害。她任由宋河温暖的手牵着,低头看着两人的婚鞋,跨过门槛,跨过火盆,然后来到了正厅。

宋父和秦氏坐在正位上,二人面带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儿子和儿媳,原本穆氏也是嚷着要来的,只不过穆氏到底是年纪大了,再这样折腾不好,这才好说歹说的将她劝下来了。

只不过老人家为这事可没少抱怨,说她也就宋河这么一个孙子,连孙子和孙媳的婚礼都没能瞧见,或者还有什么意思,宋父没办法,便说那等回了蜀中让两个孩子再办一次婚礼。他们之所以会答应在扬州办婚礼,为的便是让阮府上下的人能够在九泉之下亲眼看着阮瑜嫁给宋河,能够安心。

执礼官唱词:“一拜高堂——”

宋河和阮瑜对着宋父和秦氏,深深一拜。

“二拜天地——”

二人再拜。

“夫妻对拜——”

转过身来,二人面对着面,可却因为阮瑜头上盖着盖头,宋河又想离阮瑜近一些,没估好距离,夫妻对拜的时候二人竟然碰了头,惹得前来喝喜酒的人哄堂大笑,就连宋父和秦氏互看一眼,没忍住也笑了。

宋河倒是不疼,就怕撞疼了阮瑜,赶紧急哄哄的问道:“小鱼儿,可有撞疼了你?”

哄笑声充斥在耳畔,阮瑜的脸上飞上红霞,咬唇小声说道:“我不疼……你、你先别说话了。”

这话说完,接下来的便是那句:“送入洞房——”

宋河的朋友都在蜀中,所以如今也没有人能够灌他酒,他索性连客人也不招待,直接就留在了新房内。阿襄原本以为宋河会等会儿再过来,可看这模样这新姑爷是不想出去了,阿襄眼观鼻鼻观心,索性自己先退下了。

此时房中只剩下阮瑜和宋河两个人了,静的只听得见二人沉重的呼吸声。

宋河走到阮瑜身边,伸手将盖头拿下来,说着:“肯定闷坏了吧,赶紧……”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已经呆愣住了。他从前是见过新娘子的,知道新娘出嫁这一天是女子这一辈子最美丽的时候,可是他从没想过阮瑜会这样好看,他眨了眨眼睛,将剩下的话咽进肚里,呢喃道:“小鱼儿……你真好看……”

阮瑜抬眸,看着眼前头戴喜冠的男子,听了他的话后又将头低了下去,小声说道:“就能贫嘴……”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宋河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他觉得自己的喉间发痒,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他全身上下都滚-烫,好像喝进去一杯烫茶一般。

他慢慢的凑近阮瑜,呼吸喷薄在阮瑜的耳畔,阮瑜想起昨夜苏绮云跟自己说过的那些夫妻床-第间的事情,面上羞得通红:“宋河……我、我……”

“小鱼儿……”宋河吞了口唾沫,轻轻的将阮瑜压-在身-下,唇-瓣由她的耳畔转移到她粉-嫩的唇上,接着便吻了上去。他没轻没重,将阮瑜弄-疼了一些,阮瑜嘤-咛出声,却成了刺-激着宋河继续往下的催促。

手指划到衣衫处,轻轻用-力,阮瑜身上的衣-衫-滑-落,不过多时,二人的衣衫同时掉落在了地上。大红色的床帘落下,挡住无尽旖-旎。

************************

温香软玉未删减版阅读:https://pan.baidu.com/share/init?surl=aBEC-PU21SRP6g0JADLngA

提取码: q4fn

温香软玉未删减版网页阅读:https://www.biqulin.com/167_167381/42152724.html

一年后。

“少夫人,眼瞧着日子快要到了,咱们的问诊摊暂时不要摆了吧。”阿襄看着阮瑜高高隆起的肚子,心里头十分的担心。少夫人已经怀了九个多月了,都说十月怀胎,眼看着就要到日子了,可是小姐说她平日里总也不出门不做事都闷坏了,好说歹说才缠着老夫人答应让她出来问诊,如今又哪里那么容易肯收摊的?

阮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伸手抚摸了一下,恰好肚子里的孩子伸脚踹了她一下,与她的手掌碰上,隔了好一会儿才收回小娇娇。

阮瑜眼中露出惊喜:“阿襄你瞧,这孩子在踹我呢。”

“是呀,小少爷和小小姐在让小姐赶紧回去歇着呢。”阿襄顺势说道。

阮瑜怀的是双胎,至于是龙凤胎还是双胞胎暂时不知道,只不过阿襄一心想着生一男一女最好,故而一直以‘小少爷’和‘小小姐’称呼。

阮瑜见阿襄这样紧张,又见今日来看病的人并不多,索性便打算回去了。恰好宋河从衙门回来,见阮瑜还在府门口坐着,赶紧走过来搀扶住她:“不是说了每日只能看半个时辰的病?今日怎么超时了?仔细累着了。”

自从阮瑜怀了身子之后,兴许是宋河快要当爹了,性子也改了不少,变得温柔了,说话也不像从前那样不招人喜欢了,总之旁人见了,便说清河县的小霸王成了小白兔了。

“正要回去呢,你昨日的那个案子查好了?”阮瑜见了宋河,抿了抿唇问道。

“嗯,刚结案,我惦记着你,便早些回来了,还去菜市口买了只乳鸽,等会儿给你炖汤喝。”宋河笑着,俯下身子伸手摸了摸阮瑜隆起的小腹,“来,让我听听我家闺女想不想喝。”

他将耳朵贴在阮瑜的肚皮上,过不一会儿便说道:“她们都嚷着要喝鸽子汤呢,阿襄,你将这乳鸽拿到厨房去,让厨子给炖的烂烂的。”

“好,我这就去。”阿襄接过乳鸽,笑着答应了,可还没走上几步,便听见了身后传来阮瑜的呼痛声。

阮瑜原本由宋河搀扶着,突然觉得肚子开始痛起来了,她的眉头一皱:“相公,我……我的肚子……好痛……恐怕是要生了……”

宋河急坏了,一把将阮瑜抱了起来,朝阿襄叫道:“阿襄,先别管鸽子了,赶紧去叫稳婆,再通知祖母和我娘!”

……

因着阮瑜孕中常走动,故而孩子生的比较快,约莫过了三个时辰之后,在外头急的满头大汗的宋河终于听见了里头的婴儿啼哭声。

“生了生了!”穆氏心里头惦记着阮瑜,也坐不住,在隔壁跟着等了几个时辰,此时几人听见了孩子的啼哭声,都松了口气,穆氏更是拜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宋河抬步走上去,稳婆刚抱着孩子走出来,宋河便朝里头看着:“小鱼儿可好,她没事吧?”

稳婆见罢,笑着说道:“不问孩子,一来就问娘子的,宋公子也算是头一人了。宋公子放心,少夫人身子好得很,只不过是生孩子累着了,正由婢子服侍着喝补汤呢。来,这两个孩子宋公子快瞧瞧,一子一女,正凑出了个好字呢!恭喜啊!”

秦氏赶紧去看孩子,跟宋父一人一个的抱住了尚在襁褓当中的孩子:“哎呦,快瞧瞧,这俩孩子生的可真跟河儿小时候一模一样啊……瞧瞧这眼睛……乖~”

“让我瞧瞧,快让我瞧瞧。”穆氏早已经等不及了,嚷着要看重孙子。

宋河见孩子都有人照看了,趁着稳婆不注意,赶紧钻进了房里去看阮瑜了。稳婆见罢正要提醒男子不得入内,却见穆氏朝她摆了摆手:“行了,就让他去吧,他心疼他媳妇儿,不会听你这道理的。左右他就是个不守礼的,也不差这一件。瑜丫头生孩子也辛苦了,让他去瞧瞧也好,免得他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是怎么要命的一件事情,真当多容易似的。”

说罢,她又问稳婆:“那几盆血水都没倒吧?”

稳婆摇摇头:“当时情况紧急,哪里来得及倒呀老夫人。”

“那正好,吓一吓这小子。”穆氏嗔道。

稳婆原本以为穆氏问这样,是要责怪自己没有把妇人生子的血水倒掉,会冲撞到了宋少爷,没想到说的竟是这样一句话,见这家人和和睦睦的,心中感叹,当初整个蜀中都没哪个姑娘愿意嫁给宋河这个小霸王。

她们却哪里知道,嫁给宋河,才是天大的福气呀!

宋河进到房内,便见到床边上摆放了好几盆的血水,看得他心惊胆战。曾经不论遇上何事都镇定的宋小霸王,此时的手心早就冒出了一手的汗,若非看到阮瑜正在由阿襄一勺一勺的喂着鸽子汤喝,只怕他还以为……

“我来吧。”走到床边,宋河接过阿襄手中的汤碗,给阮瑜喂了一勺汤。

阮瑜见了他,问道:“孩子呢?”

“孩子有爹娘抱着呢,等会儿会抱进来的,你先好好休息。”宋河见阮瑜面色苍白,不过几个时辰的工夫,跟先前的她判若两人,心疼极了,“辛苦你了……”

阮瑜摇摇头,小声道:“不辛苦。”

没过多久,孩子果然被抱过来了,宋父不好进来,秦氏和穆氏倒是都进来看阮瑜了,交代她一定要好好休息,奶娘已经请过来了,孩子会有奶娘好好照看,阮瑜只管坐好月子,别留下病根就成。

看着床上两个皱巴巴的小团子,阮瑜的嘴角不由勾起来,心中暖洋洋的。

宋河牵着阮瑜的手,看着属于他们二人的孩子,说道:“我已经想过了,女孩儿姓宋,男孩儿姓阮,至于名字便由你来取,可好?”

不知是宋河的语气太过于温柔还是旁的,阮瑜听了这话,呆呆地看着宋河,心头感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知道宋河的意思,晋儿虽说是哥哥的孩子,可是到底是姓苏,若是她生的孩子姓阮,那他们阮家的香火变成继续绵延下去。

她喉间哽咽,抬头看向秦氏和穆氏,见她们丝毫没有因为宋河的话而感到惊讶,应该是早已经知道了宋河这个决定。

她伸手回握住宋河,点头道:“好。”

她觉着,她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便是嫁给了宋小霸王,才能成为他的心头宠,掌中娇。




永久链接:http://www.gqak.com/hot/190.html
转载请注明转自 » 丫头网 » 温香软玉未删减版阅读 温香软玉未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温香软玉txt
上一篇:三八妇女节祝福语 妇女节祝福语简短优美
下一篇:陆家小媳妇无删减版 陆家小媳妇无删减版百度云网盘下载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